旅游扶贫“四变”让农民鼓起钱袋子
时间:2017-12-15  来源:中国旅游报  

接到村里通知的时候,阿洛正在扩建客栈的新房。

阿洛开的“迪麻洛阿洛客栈”,位于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捧当乡迪麻洛村,守着怒江丙中洛通往香格里拉梅里雪山的路口。客栈两侧高山耸立,满眼的绿意。

简单收拾几件衣服,随后的三天,阿洛摩托车、中巴车、长途客车、飞机轮着坐,目标是3000公里外的浙江省湖州市。阿洛由西及东,横穿中国。

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阿拉乡加吾岗村驻村工作队队长旦知加则是从西北到东南,经过一天一夜的行程,来到2100多公里外的江苏省无锡市,厚厚的羊皮袄换成了薄棉服。

这些天,从怒江峡谷、川藏腹地、陇水之滨、青海侧畔……400多名乡村旅游带头人、旅游扶贫重点村干部、基层旅游管理人员,和阿洛、旦知加一样,从所在的深度贫困地区出发,汇集到浙江湖州、江苏无锡和山东枣庄。

之前,按照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要求,国家旅游局于11月上旬在云南怒江州和甘肃临夏州,分别召开西南片区和西北片区深度贫困地区旅游扶贫工作会,对深度贫困地区旅游扶贫工作进行再动员、再部署。随后,由国家旅游局主办,湖州、无锡、枣庄分别承办的深度贫困地区旅游扶贫专题培训班相继开班。

三个培训班,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培训对象,却有着一样的希望和憧憬。

11月26日,深度贫困地区怒江州第一批次培训班在浙江湖州开班,来自云南省怒江州的34名旅游扶贫重点村村干部、旅游带头人和基层旅游管理人员参加培训。

12月7日,深度贫困地区旅游扶贫专题培训班在江苏无锡开班,来自云南、四川、新疆、西藏、甘肃、青海等六省区深度贫困地区的约200名旅游扶贫重点村村干部、旅游带头人和基层旅游管理人员参加培训。

12月11日,全国贫困地区旅游扶贫专题培训班在枣庄市开班,来自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西、海南、重庆、贵州、陕西、宁夏等19个省区市的近200名旅游扶贫重点村村官、旅游带头人、旅游管理人员和驻村工作队队长参加培训。

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副司长贾玉成说,安排专题培训的目的,是要通过实践和理论相结合的方式,帮助大家坚定信心,找对路子,回去以后带领家乡的干部群众撸起袖子加油干,把旅游做热、做火。

此外,培训班不仅要教会受训者“会建设”,还要让他们“会吆喝”“吃得开”。

选什么样的人来参加培训?标准很简单,让和旅游扶贫直接挂钩的受益人、管理者、服务者来。

于是,三期培训班便出现了副市长、局长、客栈老板、大学生村官“同窗”的画面。

“味道怒江”餐厅负责人董文、大南茂特色村致富带头人余进华、石月亮乡米俄洛村党支部书记普纽罗、怒江州旅发委副主任白丽华、怒江州林业局局长杨秩权、泸水市副市长祝文明……

如果把这一名单梳理下,一张精心编制的“网”便呈现出来:横向,串联起旅游扶贫各个部门、机构,旅游、林业、文广等部门都有参与;纵向,省、州、市、县、镇、村,各级都有人,旅游扶贫都要发挥作用。

用阿洛的话说,“旅游这门生意,客栈老板要会经营,上级管理部门要懂旅游政策,否则好政策就难落实。”

第一次走出怒江州、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坐飞机……参加无锡培训班的很多来自怒江的学员,原以为守着青山绿水,不愁游客不上门,其实从抬脚出门开始,一连串的震撼便接踵而来。

震撼的不只是硬件,更让大家心里发慌的,是摆在台面上的差距,再不学习,恐怕会越来越难以追赶。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泸水市片马镇片马村人均年收入5000元,宜兴市白塔村人均年收入3.8万元以上,数字摆在一起,看得学员们羡慕不已,不服都不行。

有差距就有动力。心里服气了,学习也就更用心。从观察入住酒店的设施、日常管理维护,到外出参观考察新型旅游业态,学员们人手一本笔记,记不停、问不停。参训人员终于明白,原来旅游还可以这么做。

阿洛又回到了迪麻洛村,继续修建他的客栈,但他的信心更足了,因为他在安吉县参观时,想到可以把一些项目引进家乡,构建一个更宏大的蓝图。

旦知加的想法则是抓“文化”建设。在参观无锡阳山镇后,他被当地的旅游有历史、有故事、有文化深深触动了。他暗下决心,回去后要重点抓文化建设,通过文化做内涵,让旅游有魂、活起来,最终让乡亲们富起来。




 

Copyright 2017 中国旅游产业扶贫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